开心一刻,幽默搞笑网

官网首页 爱情论文 搞笑谜语 2017竞猜 笑话大全 短文笑话 2018年资料 原创达人 最快爆笑

2016年-2017年-2018年【最新最爆的搞笑大全】
  • 阿丽是个全职太太,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珠光宝气的。   最近,街上经常出现抢劫的“飞车党”。听说歹徒专找那些打扮光鲜的女人下手,原因是这些女人有钱。   防不胜防为了安全起见,阿丽把身上所有的首饰都摘了下来,外出也不穿名牌。她还特地去地摊上买了一套衣服和一双布鞋,穿上后一点也看不出她是一个有钱人。 王笑脸做梦也没想到,他进城之后会惹出一场大祸。   冷漠时代王笑脸天生一副笑脸,从小到大都没板过脸,连哭的时候都是笑模样,加之人特别礼貌,差不多见熟人就打招呼,见陌生人就点头,一副笑星的样子,人送外号“王笑脸”。   王笑脸第一次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脸上笑得更灿烂了。嗬!大楼真高哇!小汽车真多呀!人行道上的自行车真漂亮啊!马路两边的行人真时髦哇!王笑脸一笑,就情不自禁地放慢了脚步,眼睛朝四周多停留了一会儿。   “呀!”就在这时,突然听见有人尖叫了一声,是身边一名妇女发出来的。她这么一叫,行人纷纷惊慌逃窜,还一边捂着背包一边回头张望。其中两位急不择路,误入自行车道,将一辆自行车撞倒,结果身后的自行车全追了尾,噼噼啪啪倒了一片,许多人被摔得呼爹喊娘。王笑脸见状,也“呀”了一声,奔过去就要扶人。谁知,人还没靠近,摔倒的那些人就一个挺儿翻起来,蹬上自行车,如鸟兽散。   “怪呀!”王笑脸皱着眉头想。但他皱眉头的时候,脸还是笑的。   王笑脸第一次踏进公共汽车,身边站满了乘客,甚至人挨人。有身材高大的小伙子,有模样娇好的小姑娘,有穿戴整洁的老人,也有风韵犹存的中年人。王笑脸与这么多陌生人零距离接触,心里那个美呀,脸上笑容洋溢,伸手可掬。开始,大家谁也不理谁,谁也不瞧谁。可是,车没走多久,他的笑脸还是让一个人用眼角的余光给瞄上了。那人睁大眼睛仔细一看,愤怒写在脸上。“你想干什么!”那人大吼了一声。王笑脸以为人家在跟自己打招呼呢,忙点了一下头,嘿嘿地笑出声来。这一笑,周围的人纷纷掉过脸来,这才瞧清了王笑脸的脸,大家赶紧捂住自己的背包,摸自己的口袋,然后下意识地朝四周挤去。车上一阵大乱,许多人被踩了脚,发出严厉的抗议声。   只有王笑脸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身边空间充裕。王笑脸想:城里人真礼貌啊,怕挤了我这个乡下人,宁愿自己挨挤,也要给我留足空间。便朝大家伙儿鞠了个躬,连声说:“谢谢!谢谢!”   就在这时,从人堆里发出一声惊叫:“不好,我的手机丢了!”大家闻言,又把眼光齐刷刷地投到王笑脸身上。王笑脸连忙摇头,一边笑一边申明:“我没看见,真的没看见。”   然而,丢手机的人却挤出人堆,站在王笑脸面前,严厉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嘿嘿,我叫王笑脸,从娘胎里生出来就是这副模样。算命先生给我卜卦,说我是大肚弥勒转世。”王笑脸眉飞色舞地说。   “少废话!姓王的,快把我的手机交出来吧。”   “咦,同志,我真的没看见你的手机。你咋认准了是我捡了你的手机呢?不信你来搜搜。”王笑脸有点儿不满。但脸上依然笑着。   “搜身和偷东西一样,是违法的!懂吗?你自己把口袋翻过来吧。”   “行!”王笑脸急忙把自己的口袋全翻了个底儿朝天。里面除了几张废纸,几张现金外,什么也没有。   “这回你该相信了吧。”王笑脸得理了。   “怪呀,就他这副对不起人的样子,不是他会是谁呢?”那人嘀咕道。   王笑脸下了公共汽车,刚走了几步。就听背后有人喊:“姓王的,站住!交出你的同伙来!”   王笑脸回头一看。正是刚才丢手机的那位。现在,他手里正握着一根寒光闪闪的铁棍。   “我不是把口袋翻给你看了吗?”王笑脸说。   “你一定把赃物转移到同伙那里了。不交出你的同伙,我就打残了你。”那人举着铁棍,直冲王笑脸扑来。王笑脸“妈呀”一声,抱着脑袋就逃。他想:完了!这家伙认准我是小偷了。要是被捉住,还不被他打得遗体开花呀。心里一害怕。跑起来就快,不一会儿工夫就把那人甩到了后面。   “抓小偷!别放跑了小偷!”那人一边追一边大叫。   尽管喊得歇斯底里,却没有一个人响应。怕挡了道似的,行人纷纷躲闪,为王笑脸让出了一条宽敞的犬道。“谢谢!”“好人啦!”王笑脸一边致谢一边沿着这条无人的大道飞奔,拐了几个胡同。一头扑进一家门面房里,累得气喘吁吁,再也跑不动了。   “欢迎光临!”   这时,壬笑脸忽然听到一个非常礼貌、非常悦耳的声音,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迎面而来,满脸笑开了花,就像他王笑脸一样。   已经很久没见到这种笑脸了!王笑脸顿感亲切,脸上也不由自主地堆满了笑:“同志,救救我!有人追打我!”   “我知道!就你这副知错必改的样子,不追打你追打谁?”女孩说,“幸亏你到了本店,不然,你就没法出去了。”   女孩把王笑脸扶到躺椅上躺下,从几只小瓶子里倒出不同的液体,掺在一起细细搅拌,再把混合液涂在王笑脸的脸上。不大一会儿,就为他涂上了一张“面膜”。王笑脸对着镜子一看,笑容全没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死板着,没有笑意,也不再活泛。就像遇到了讨债人似的。 东边天上一抹乌云,大雨即将来临。想着店里有事,我推出小摩托,呼的发动箭般离去。前边不远,一袭红裙,慢慢地飘。哦,原来她有车不骑,向前推行。高跟鞋一拐一拐的,红色在摇摆。   错换的摩托车本已超过了,却回过头来:“阿妹,我能帮助什么吗?”   “正好,大哥,我有急事,你的摩托借我一用。”短促之语,让人生疑。   我还未反应过来,她已接过了我的小摩托,呼的向前飞去了。   荒唐,真是荒唐!她认识我?我认识她?   我的车,是老婆上班的车!   她的车,是大白鲨,挺不错,比我的小摩托好多了。只是打不着火了。试了试,还好,马达能转,就是打不着,小事一桩,可在女人手上是大事,因而就只好推,可怜的高跟鞋!   火花塞一拔,用张新币擦了擦,吹了吹,重新一试,行了,油门一拧,可比我的强多了。心里想,冒失的女人!换了我的不亏?不过,也许真有急事,否则谁会“事急马行田”?   再一想,我不也是冒失的男人?素昧平生,我问她做什么?问就问吧,你又停下来做什么?   这下好了,好车,人家开走了,坏车留给了自己。   冒失啊,怎么连个姓名也不问问,连个电话也不要,到哪去找?   心怕怕地回到家,老婆正等着要车上班。一看不对,她的是红色的,这车是白的,而且比她的大。   “怎么?……”   “没怎么,你先骑上班吧。”   “不行,你得说清楚。”   “我怎么说得清楚!”   “是跟哪个MM混了,连自己的车都忘了?”老婆也学会使用网语了。MM?哈哈,MM!   “你笑什么?发神经!你不说清楚,我就不去。”   “先去啊,不就是被别人换了么?再说,我们那新大洲,换了台大白鲨,赚了。”   老婆离去了。   可不一会,打来了电话:“证呢?”   “什么证?”   “行驶证啊,车证啊,我被交警扣了,你快拿证来赎!”   天哪,我要来得及问她要证,还不会问她姓名电话?我去哪里要证。   “没有,要扣就让人家扣好了,你先打个的吧。”   “没有证,人家当黑车论处,现在正是打非捉黑,我走得了吗?”   “好,让我来替你。”   我来了,老婆脱身走了。   交警法官一样对我展开了审问。待我将姓名性别年龄民族文化程度健康状况工作单位及职务如实交代之后,交代了车的来历,“法官”嘴角笑了笑。   “真不愧是写小说的,编得多完美!荒唐!”   “你也认为是荒唐,可这是真实发生的呀,不信你去问……。”   “问谁?”   “问……”本想说问她,可她只是个代词,代什么代谁?便只好说问我老婆。   “哈哈哈,真逗,问老婆,老婆跟你同条裤子!”   “绝不,她的审查比你们严厉多了。”   “废话少说,这么吧,现在非常时期,你没有证件,此车当黑车论处,本来人也要扣的,念你是名人,就只扣车吧,你尽快把证要来,否则作黑车论处。”   天,茫茫人海,我哪里去找?   晚上自然免不了被老婆好一番的数落。其实数落倒也没什么,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没完没了的审查交代:几时认识的?是姑娘还是少妇?交往过几次了?是谁主的动?都一起去过了哪里……真是哑巴吃的黄莲,我能交代什么?便只有忍气吞声的份了。   正在敲击一篇小说,电话响了,一听,甜甜的。   “大哥,对不起了!”   “你是……”   “骑走你的摩托,不记得了?”   “哦,是你呀……”   “那天真的好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车,我差点误了大事了,你不知道那事多重要了……”   “不误就好,可我……”   “我都听说了,大嫂可比交警还厉害是吗?真是对不住了。这样吧,两辆车都被扣在交警了,你拿证来领车吧。改天请你喝茶。”   哦!还说喝茶,这样下去一定有戏了。不过我也顾不上多想这戏剧的浪漫,当务之急是把车取回来要紧。   哦,还得感谢交警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她,嘿嘿!   “放心吧,先生有了这副面孔,保证你万事大吉。”女孩笑眯眯地说道。   “可是……”王笑脸忽然想起什么来,“同志,你不也是一副笑脸吗,咋就像没事一样呢?”   “原来你不明白呀!”女孩伸手在自己脸上抠了一下,一张面膜便被撕了下来,露出了本来面目——像讨债人似的,没有一丝笑意,死板着,也不再活泛。“贴上假面膜是为了揽顾客,出了门就得撕下来。不然的话,人家不把我当贼才怪呢!”   “哦,原来是这样!”   王笑脸走出了“面膜店”,只见四周秩序井然,汽车在马路上呼啸而过,马路两旁的人流急急匆匆。在这个人流里,人人都冷若冰霜,人人都目不斜视。人人都充耳不闻……王笑脸长长地舒了口气,便像一滴水一样悄无声息地汇入人流之中。   这天上午,阿丽在外地做生意的弟弟打电话向她借五万元周转。   接到电话后,阿丽赶紧换上“出门装”,卸去妆容,手里挎了一个廉价手袋,素面朝天地出了门。   出门不久,阿丽就碰到一对邻居夫妻。他们看见阿丽,先是没认出,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然后,阿丽听到那女的边走边小声对她老公说:“你看阿丽那落魄的样子,肯定是她老公的生意亏了。真是人生无常啊!”   阿丽听了,心里暗暗发笑。看来,就凭自己这身打扮,肯定不会有人“关照”自己了!   阿丽从银行取出钱,在回家的路上,与两个穿着花哨的男青年擦肩而过,其中一个男青年突然深深地吸了一下鼻孔,随后跟同伴说了一句话。随即,两人猛地转过身子,一把拽过阿丽的手袋,跑了。   阿丽赶紧大喊:“抢包啦!”   路上的行人见了,赶紧追了起来。在大家的努力下,歹徒被抓住了。在去派出所的路上,阿丽满脸疑惑地问歹徒:“我穿得如此寒酸,你们怎么还会认为我有钱?” 在中世纪的阿拉伯地区,有个叫朱哈的人。有一天,族长问朱哈:“你想要我赐你些什么?”   朱哈想了想,说:“我想请你写个命令,让每一个怕老婆的人都向我缴纳一头驴。”   加倍处罚族长照办了。朱哈怀揣着命令到处转,打听到哪儿有人怕老婆,就向他出示族长的命令,并征收他一头驴。   没过多久,朱哈赶着一大群驴回来了,族长见了大吃一惊,心想:在我的管辖区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怕老婆呢?   第二天,朱哈去晋见族长,向他汇报情况,并陈述沿途的所见所闻:“族长!这次出门我遇见了一个绝色的美人,她唇红齿白,体态轻盈,妩媚多姿,多才多艺。我已经瞒着人偷偷给你弄来了。”   族长听完眉开眼笑,连连用手示意朱哈说:“轻点,朱哈!我老婆就在隔壁,她若听见我们的谈话,一定会大吵大闹的。”   朱哈站起来说:“哈哈,族长,你也是个怕老婆的,不过你立令违令,罪加一等,对你的处罚应该加倍,快给我两头驴吧!”有天早上,玛兰从报上看到从前的一位同学新近当了议员。玛兰重新成了那同学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朋友。不久议员摇身一变当了部长,半年后玛兰就被任命为行政法院参事。   保护人或许是出于一种有权势而又宽宏大量者的责任感,玛兰油然萌生一股压制不住要去保护别人的欲望。一有机会,他对任何人都主动给予无限慷慨的帮助。他每天都要给人写十到五十封介绍信。他写给所有的官吏。他感到幸福,无比幸福。   一天早上,他在去行政院的路上碰见一个老神父。他关切地问神父:“您要去办什么事吗?我是行政院的参事,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神父看着他犹豫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一件无关紧要的私事……是一件内部的……教会方面的事。”   “哎呀,这正属行政法院管。您尽管吩咐我好了。”   “先生,您心肠真是太好了。我要去见勒尔佩、萨翁两位先生。说不定还得见珀蒂帕先生。”   “他们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同事。我都恳切地去替您托托关系。”   接着,他们到了行政法院。玛兰把神父领进办公室,然后他给勒尔佩、萨翁、珀蒂帕写信。写完之后,那受他保护的人接了信,千恩万谢地走了。   第二天的报纸上面这样写:有个桑蒂尔神父,被控告做过许多卑鄙龌龊的事……他找到一位叫玛兰的行政法院参事做他的辩护人,该参事竟然帮他给自己的同事们写了最恳切的介绍信……我们提请部长注意该参事令人不能容忍的行为……   看完,玛兰一下就蹦起来去找珀蒂帕。珀蒂帕对他说:“您简直疯了,居然把那老阴谋家介绍给我。”他张皇失措地说:“别提了……我上当了……他耍了我。我求您设法狠狠地惩办他一下。我要写信。请您告诉我,要办他,得给谁写信?……对,找总主教!”   他突然坐下来,伏在珀蒂帕的桌上写道:“总主教大人:最近有一个桑蒂尔神父欺我为人忠厚,用尽种种诡计陷害我。受他花言巧语哄骗,我竟至于……”他把信封好,扭转头对同事说:“您看见了吧,这对您也是个教训,千万别再替人写介绍信了。”   其中一个歹徒听了,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一个用得起香奈儿香水的女人,会没钱吗?鬼才信!”   阿丽听了,顿时呆了。原来,这个歹徒说得一点都没错。自己每天用的,就是价值不菲的香奈儿香水。 帕森斯先生跨出旅馆,一个乞丐正沿着大马路走过来。   瞎子这是一个瞎眼乞丐,脖子很粗,长着绒毛,衣领和口袋上满是油腻。他拄着一根瞎子常用的斑斑驳驳的旧拐棍,肩上还搭着一条褡裢。显然,他还卖点什么东西。   听着瞎眼乞丐嗒嗒嗒走过来的声音,帕森斯先生心里升腾起一股对所有盲人的怜悯之情:自己活着真是幸运啊。几年前,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技工,现在,他获得了成功,受到尊敬,被人羡慕……   瞎眼乞丐刚嗒嗒嗒从他身前走过,他刚迈动步子,衣衫褴褛的乞丐立即转过身来。   “我不是乞丐,先生,我的确不是,不过我这儿有些小玩意儿。”   他摸索着,把一个小物件塞进帕森斯先生的手掌:“挺精巧的打火机,只要一元。”   “我不抽烟。”他说。帕森斯先生站在那儿,略略感到有些烦恼和尴尬。   “先生,你一定认识许多抽烟的人,买一个送人吧?”乞丐谄媚地说,“先生,你不会反对帮助一个可怜人吧?”   帕森斯先生叹了口气,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两张五角票放进乞丐手中:“你是不是完全失明了?”   乞丐把钱装进口袋,“十四年了。我是‘韦斯特伯里事件’中的一员。”   “韦斯特伯里……”帕森斯先生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噢,那次化学爆炸……报纸多年都不提它了,那简直是一个灾难。”   “人们都把它忘记了,但是,先生,一个曾在韦斯特伯里呆过的人永远不会忘记它。那些他妈的滚滚往外涌的毒气……”   帕森斯先生咳嗽了一声,但这个瞎眼小贩兴奋的继续讲着。   “想一想,先生,一百八十个人死亡,大约二百人受伤,五十多个人失去双眼。”他向前探索着,脏手抓住帕森斯先生的上衣,“在爆炸中,我失去了双眼,而资本家却继续发他们的财!他们入了保险,什么也不愁,他们——”   “入了保险,”帕森斯先生重复了一句,“是的,那正是——”   “你想知道我是怎样瞎的吗?”乞丐喊道,“当时,我最后一个跑出去。楼房在不断爆炸,我们都知道,冲出去才能活下来。当我冲到门口,后面有人揪住我的脚。先生,他比我壮得多,他把我拉了回去,从我身上爬了过去!我躺在那儿,毒气把我包围了,还有火在燃烧,药品在......”他颇为熟练地抽动了一下鼻子,满含着期望,默默无语地站着。   “这就是那个故事,先生。”   “不完全是。”帕森斯先生说,“故事是真的,除去信口雌黄的部分。”   “信口雌黄的部分?”他粗野地哇哇叫着,”哎呀,先生——”   “事实和你讲的不同,是你把我拉回去并从我身上爬过去的,是你比我壮,马克沃德特”帕森斯缓缓的说。   瞎子一个劲地狠狠咽着唾液。最后,他嚷了起来:“哦,帕森斯,上苍有眼,上苍有眼…我是瞎子,你一直在嘲笑我!我真是瞎了眼啊!”   “算了吧,”帕森斯先生说,“别这样吵吵啦,马克沃德特......我也是个瞎子。”爱先生长了一张很普通的脸,留了个很一般的发型,就连他穿的西服几乎在任何一家商店都能买到。爱先生早上去上班,总是友好地问候邻居,但是邻居却不理会。不是邻居不友善,只是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忽视了爱先生。   爱先生的小辫子有一天,爱先生送给他的小女儿安娜一件礼物——一套原装美发用具,里面有梳子、刷子、镜子和两个特别漂亮的红蝴蝶结。   “人们总是忽视我。”他对妻子说道。   “或许你应该穿得更时髦一些,明天我们去服装精品店看看吧。”妻子便提议道。   第二天,爱先生和他的妻子就去了市内卖最贵、最时髦服饰的服装店。   “这是最新款式,只剩下这最后一条了!”售货员拿了一条彩色领带推荐道。   “太棒了!”爱先生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条领带。   第二天早上,爱先生系上新买的领带,照了照镜子,觉得格外漂亮。早餐后,爱先生和从前一样同安娜玩了一刻钟。   “爸爸,我可以用新梳子给你梳头吗?”女儿安娜问道。   于是,安娜不仅给爸爸梳头,而且还给他扎了两个小辫子,并在辫子上系了两个漂亮的红蝴蝶结。爱先生入迷地欣赏着他的新领带。根本没意识到女儿做的一切。   当安娜回房间拿她的镜子时,爱先生看了一下表,他必须马上走,否则就会错过这班地铁了。当安娜从她房间出来时,大吃一惊,爸爸已经出门。天啊!爸爸头上还扎着两个带红蝴蝶结的小辫子呢!   在楼下,爱先生碰到他的邻居并友善地打招呼。邻居也跟他打了招呼,然后瞪大眼睛看着他。   “你系的是啥东西?”邻居问。   “这是最新款式,”爱先生回答说,“就剩这最后一条!巴黎街头的人都系它!”   爱先生坐在办公室,他的老板从他的办公桌经过时停了下来。老板几乎每天都经过这里,以前他可从来没有停下过。   “你系的是啥东西?”老板问。   “这是最新款式,”爱先生回答说,“就剩这最后一条!巴黎街头的人都系它!”   “那么,你是新来的吗?”老板饶有兴致地问道。   “不,我在这儿工作25年了。”爱先生回答说。   “活见鬼!”老板喊道,“马上给你涨工资,让你的同事们瞧瞧,我是多么喜欢时髦人物!”   下班后,爱先生给他的妻子买了好些东西,给安娜也买了件礼物和一些好吃的。今天晚上他要和家人一起好好庆祝一下。商店里挤满了人,那里正在举办一个时装发布会。此时,所有的人都不再看年轻貌美的女模特和漂亮的衣服,而是把目光都转向爱先生。   突然,有一个男人手持麦克风来到他面前说:“您系的是什么?”   “这是最新款式,”爱先生回答说,“就剩这最后一条!巴黎街头的人都系它!”   “活见鬼!”手持麦克风的男人喊道,“我们的观众对此肯定感兴趣!我们可以约请您做一次电视采访吗?”   爱先生高兴极了,满口答应了下来。   当爱先生回到家,他的妻子已经在等他了。可爱先生根本没让他妻子开口说话,就迫不及待地给她讲起今天的美好经历,看来爱先生并不知道辫子的事。   这时,安娜悄悄地把爸爸的辫子解开,取下红蝴蝶结。爱先生只顾着激动地讲,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妻子看他这么高兴,也就不再提小辫子的事了。   第二天早上,爱先生当然又系上了他那条新领带。   “天晓得我今天还会经历些什么事,”他出门的时候边走边想,“或许其他人也都会系这种领带。”   但是,他没看到有人系同样的领带,而是看到街头所有人的头上都扎了两个小辫子,上面还系着漂亮的红蝴蝶结。帕森斯先生跨出旅馆,一个乞丐正沿着大马路走过来。   瞎子这是一个瞎眼乞丐,脖子很粗,长着绒毛,衣领和口袋上满是油腻。他拄着一根瞎子常用的斑斑驳驳的旧拐棍,肩上还搭着一条褡裢。显然,他还卖点什么东西。   听着瞎眼乞丐嗒嗒嗒走过来的声音,帕森斯先生心里升腾起一股对所有盲人的怜悯之情:自己活着真是幸运啊。几年前,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技工,现在,他获得了成功,受到尊敬,被人羡慕……   瞎眼乞丐刚嗒嗒嗒从他身前走过,他刚迈动步子,衣衫褴褛的乞丐立即转过身来。   “我不是乞丐,先生,我的确不是,不过我这儿有些小玩意儿。”   他摸索着,把一个小物件塞进帕森斯先生的手掌:“挺精巧的打火机,只要一元。”   “我不抽烟。”他说。帕森斯先生站在那儿,略略感到有些烦恼和尴尬。   “先生,你一定认识许多抽烟的人,买一个送人吧?”乞丐谄媚地说,“先生,你不会反对帮助一个可怜人吧?”   帕森斯先生叹了口气,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两张五角票放进乞丐手中:“你是不是完全失明了?”   乞丐把钱装进口袋,“十四年了。我是‘韦斯特伯里事件’中的一员。”   “韦斯特伯里……”帕森斯先生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噢,那次化学爆炸……报纸多年都不提它了,那简直是一个灾难。”   “人们都把它忘记了,但是,先生,一个曾在韦斯特伯里呆过的人永远不会忘记它。那些他妈的滚滚往外涌的毒气……”   帕森斯先生咳嗽了一声,但这个瞎眼小贩兴奋的继续讲着。   “想一想,先生,一百八十个人死亡,大约二百人受伤,五十多个人失去双眼。”他向前探索着,脏手抓住帕森斯先生的上衣,“在爆炸中,我失去了双眼,而资本家却继续发他们的财!他们入了保险,什么也不愁,他们——”   “入了保险,”帕森斯先生重复了一句,“是的,那正是——”   “你想知道我是怎样瞎的吗?”乞丐喊道,“当时,我最后一个跑出去。楼房在不断爆炸,我们都知道,冲出去才能活下来。当我冲到门口,后面有人揪住我的脚。先生,他比我壮得多,他把我拉了回去,从我身上爬了过去!我躺在那儿,毒气把我包围了,还有火在燃烧,药品在......”他颇为熟练地抽动了一下鼻子,满含着期望,默默无语地站着。   “这就是那个故事,先生。”   “不完全是。”帕森斯先生说,“故事是真的,除去信口雌黄的部分。”   “信口雌黄的部分?”他粗野地哇哇叫着,”哎呀,先生——”   “事实和你讲的不同,是你把我拉回去并从我身上爬过去的,是你比我壮,马克沃德特”帕森斯缓缓的说。   瞎子一个劲地狠狠咽着唾液。最后,他嚷了起来:“哦,帕森斯,上苍有眼,上苍有眼…我是瞎子,你一直在嘲笑我!我真是瞎了眼啊!”   “算了吧,”帕森斯先生说,“别这样吵吵啦,马克沃德特......我也是个瞎子。”
  • 04-18· 以培养观察意识为切入口提高学生习作水平
  • 04-18· 培养学生自主写作能力
  • 04-17· 把握认知特点,搞好拼音教学
  • 04-17· 优化小学语文教学老师
  • 04-17· 以质疑开启学生的创新思维
  • 04-17· 2017年最新爆笑短文【老婆我错了】
近日更新
友情链接
  • 搞笑话题

Copyright © 2016-2017 搞笑宝典大全 All Rights Reserved
2017年-2018年资料大全【白小姐中特玄机|白小姐一肖中特|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香港挂牌正版彩图|白小姐中特网|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宝典网站版权所有,正版网站[www.gdchaweimei.com]

 

 

更新下载资料.....

...